当前位置:中国普者黑 >> 文苑集萃 - 名人游记 - 李笠在普者黑的日记

李笠在普者黑的日记

  • 栏目:名人游记   时间:2016/5/19 7:45:45   来源:《普者黑》    点击:   作者:健如风

  • 2月6日

    诗人陆渔在我的微信留言:“(李笠是)中国最帅诗人,不分男女,没有之一”。果然,之前看李笠的照片真帅,见面后觉得摄影师实在笨,李笠是一种无敌的气质,阳光般照彻,今年他在普者黑彝人码头过春节,这位真诚如孩童的人,毫不掩饰地喜欢我的小院子,喜欢“一卷闲书半壶酒,花径深处小柴扉”的生活。愿这一程温暖彼此未来的行旅。春天快乐!

    2月7日

    缘是无法理清的线,现在的遇见,总有久远难寻的起因。朋友到来是开心的事,尤其遇见投契的诗友。一个不断走进大山深处的人,友情的跟随,多么令人欢喜。

    大年夜,在普者黑彝人码头,楼顶有海叫做苍琅。席地而坐,两个简单的菜,不听春晚,听李笠,听他《最后的李白》、《西寻故乡》。海阔天空处,两个酒杯各自斟满了星辰。李笠酒量好,我一杯,他是一杯之外的其它杯。

    读一个人,最好是诗人,他的诗就是他的灵魂。带着灵魂出发的人,不会迷路。生活擅长令人迷路,却未能将执著之人揉成一团掷回原地,反而犀利处愈加冷冽,平和处愈加温润。一个人同时行走于情绪的两端,高与低渐渐平衡。

    总是从风霜处来的吧,那时天寒,少年心有小纠结,寻人生朗阔处,奔走四方,不觉已至中年。两个人淡淡地说着,说故乡,说行旅,说他的北欧我的云南,说繁华处的寂静,冷僻处的明亮。说诗、说歌,说“雕栏玉砌应犹在”,也说“明亮的月光,两三颗星星”。偶然触及路过的冷,唯余淡然一笑。时间多情,总有一天会把四季捂暖。

    楼下鞭炮声此起彼落,像要分享这屋顶海洋的宁静,隔山隔海的两个诗人,说着隔山隔海的事,远方未曾抵达之处,不再叫做陌路。距离渐近,庆幸他是和我一样的大孩子,有一颗纯粹的心,遇见同类,就回到了小时候戴上红领巾的心态。好吧,那就小,小成一粒种子,是洁净的灵魂,返回天空,没有性别。有色的躯体终将腐朽,而灵魂将更为自由地歌唱。

    2月8日

    昨天,在天鹅湖,禽舍里的天鹅触动了诗人李笠敏感的心,一大早发来《普者黑的天鹅,或新春词》。好吧,春天了,我们去放飞内心的天鹅。骑自行车出村,我问李笠,知不知道地里种的是什么,他不假思索:“玉米”。“这个呢”?“油菜花”。好吧,麦苗和豌豆花伤心呢。看见玉米秸垛,李笠说,“哦,这是麦垛”。真是天上的诗人,还好他认识牛,一路拍。

    “一条小路中央,悠悠青山两旁”,阳光暖融融晒进了六月。累了,路旁田埂上席地而坐,大地干净。

    很高兴他随和,鹰开车去泸沽湖了,家里只有平时买菜的面包车,他肯坐,也肯和我在路边搭三轮车,现在骑着自行车似乎更开心,像个孩子。也许诗人的心,只有一个季节吧,不会在时光里老了青春。

    ——我有自行车,你要不要田野村庄?我在泸沽湖、在普者黑,等着你们,我的同类。

    2月9日

    好友秦菲发来关于李笠来普者黑的宣传片,关于我的梦想“云上的家”,她始终热情似火,付出太多。绍龙来彝人码头,在楼顶露台的空中之船彝人码头号采访李笠先生。远近湖山安逸,眼前心里,都是诗话、茶话、山水画。

    2月10日

    到四川卫视诗歌之王节目看帅哥诗人吧,相约13日晚上7点半。现在他是义工李笠,只属于彝人码头。每天谈诗、谈云南山水、谈瑞典的生活与北欧诗人们,谈他翻译的诗人诗歌,时间平缓地流过普者黑的湖面。

    2月11日

    昨天苗族花山节,把李笠交给绍龙和小窦去热闹,我守店。

    “中国最帅诗人,不分性别,没有之一”。这句话再说一遍算是拉仇恨吗,一定不,我的诗人朋友们不分性别没有之一都那么美丽那么帅,他们宽容我。我是中国最个性村姑,没有之一。

    2月12日

    不断有全国各地以及海外诗友看到李笠先生在普者黑的消息,发来问候以及诗歌,谢谢你们,祝福随风而来,在普者黑的水面开出花朵。宋庄三侠之一水云烟姐姐发来的诗:

    除夕夜,你在普者黑

    来到普者黑,是为了注册一条小路

    在地图上安放一张躺椅

    在阳光里发布春天的第一行诗

    每一个脚印,都是西寻故乡的路上

    游园惊梦里的灯笼

    头上年夜的焰火

    闪烁你隐在栏杆边的剪影

    在彝人码头,在楼顶的大船上,大风吹,大风吹起空中的船,展开内心的帆。

    谢谢你,路过人间。

    2月13日

    下午,和绍龙带李笠去大山深处的壮族老村石别村。路况很差,尤其我们开着一辆面包车,颠簸厉害,李笠说他三十年前有过一次相似的行旅。三十年,许多事物跑出了时间的地图,可这些遥远的乡村,依然沉睡在大地僻静的角落。

    出发时带着一个不守时的丹麦家庭,到达时已经很晚,全村人都聚集在路两旁,接待隆重。来不及喝口茶,追着夕阳最后的光芒,李笠用他的镜头收录着一张张朴素的脸。这些生动的面孔,就是一个民族的发展史。

    几年来行走于大山里,我早已熟悉了这些村落,无论在泸沽湖还是普者黑,它们有着极为相似的历史,或许,未来也是如此。它们抽离着、喘息着,它们是一种符号,在群山苍茫的背景中,保持着最后的苍凉。

    抵达与归来都非故乡啊,我的家园在路上……

    2月14日

    上午,在村口田间散步,看油菜花无忧地开着,看牛慢吞吞走过田间,看摘野菜的农妇,看鸟儿飞过天空……

    下午,空中之船上,李笠带来他翻译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和天才索德格朗,他的讲授沸腾了丘北的诗人们,这诗歌的欢聚,温暖了普者黑彝人码头。

    2月15日

    昨天傍晚天气忽然冷了,李笠感冒了,我这个主人没有照顾好尊贵的朋友,心中自责。没给他药,只给水,给他热热的米酒,明天要回上海,回他的瑞典使馆,亲爱的朋友,愿你一切好。

    2月16日

    上午,送别李笠,他结束了在普者黑彝人码头十天的生活。这些天,他几乎每天都写下关于普者黑的诗,尤其是一首歌词《普者黑,诗沉醉的山水》,已经谱曲,即将演唱发布。这份厚爱,普者黑的白鹭记得。

    请绍龙送李笠去机场。这些天鹰不在,一切委托绍龙,兄长辛苦了。

    十天,多么长,足以使两个陌生人变成手足;又多么短,初见时的一盏茶,尚余香未散…好吧,再见!对于诗与诗的相遇,时间它自会安排。

    想起除夕之夜未曾记录,补记如下:

  • 上一条:在 普 者 黑
    下一条:能这样活着多好

  • 资讯排行

    最新资讯

    旅游指南

    文苑集萃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为原创,如需要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来源。微信二维码,请使用手机微信扫描并添加关注
    中国普者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www.zgpzh.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