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普者黑 >> 文苑集萃 - 文学作品 - 水鹕鸬

水鹕鸬

  • 栏目:文学作品   时间:2018/10/9 20:03:37   来源:    点击:   作者:文心

  •                                      1
        叽叽叽——
        一串似受惊、又似欢悦的尖细叫声,刺破寂静的湖面,也打断了苏小沫深深的沉思。苏小沫来普者黑已快一个月的时间,只要闲暇,她就喜欢这样坐在湖畔,双手环膝,下巴搁在膝盖上,眼睛就那样直棱棱望向前方。看山?看湖?看荷?没谁知道她明确的目的。似乎什么都看,似乎又什么都没看。这应该就是时下流行的叫法——发呆。
        发呆可是苏小沫来到普者黑最常表现的一种思维静默模式,不去思不去想,不看不听,就那样静静坐着。没来普者黑的时候苏小沫也发呆,可极难找到一个幽静的能够满足发呆要求的地点。来到普者黑就不同了,随便坐到哪一个角落,都能让她发起呆来。要不是这串鸟声的突然闯入惊扰了她,真不知要发呆到什么时候。
        突然闯入的声音让苏小沫一阵慌乱,以为是手机发出的声响,更以为是鹿晗给她打来电话。看过手机,轻轻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用茫然而略带丝丝不悦的目光搜寻着扰乱她思绪的声源。在距她三四米远的湖面,一只体形很小,颜色灰暗的水鸟正停在它弄皱的湖面上,要不是这起皱的湖面,苏小沫很难在这瞬间内精确捕捉。
        捕捉到声源才发现声音已四周扩散,山那边的树林骚动了一下,湖这边的荷丛也摇了摇,瞬间一切又归于寂静。那只乍起的水鸟停在被它自个儿吵醒的湖面,警惕的张望着,又好似在局促的等候,苏小沫向四周看了看,有些莫名,它在等什么?这临近黄昏的湖面,微澜不惊,似乎要抱着一天的欢悦睡下,再瞧瞧那一座座青山,也静静的躺在湖里,没有任何迹象。就在这时,没有任何的征兆,突然冒出一只水鸟,在莹亮而宽阔的水面划开一条长长的痕,轻盈地紧挨着先前那只水鸟停下。要不是这泛白的长长的水痕,苏小沫不可能确定后面这只水鸟所来的方向。
        来得那样突然,那样出乎意料,是刚才那串声音的呼唤?还是?苏小沫找不出答案。她只知道,后来的这只水鸟在颜色、形状上与先来的那只相似,相似得近乎相等,苏小沫找不出差异,但她知道一定存有差异。苏小沫不在乎它们之间有不有差异,她在乎的是眼前。这两只水鸟像久别重逢的朋友,更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恋人,叽叽叽,吵着、聊着,头一抻一缩,一上一下,从这些聊表心迹的动作里,从这种羞怯、难表心迹的兴奋中,苏小沫似乎读出了它们相见的惊喜。多熟悉的场面,她与鹿晗见面就这样,叽叽喳喳个不停。想到鹿晗,苏小沫心底就涌起阵阵酸楚,眼眶也瞬间涌满泪,滴滴答答,一串接一串滚落而下,刚相聚的两只水鸟似被惊着,抻着头,警惕着四周张望。太多的酸楚,苏小沫还是强忍着,她真不忍心打扰刚相聚的它们。苏小沫屏气凝神的好意没被接受,两只水鸟张望一会儿,一猛子扎进了水里,留给苏小沫的是一圈一圈又被弄皱了的湖面。
        正在苏小沫感到些许遗憾的时候,在左前方,十来米远的湖面上,那两只水鸟出其不意的一前一后钻了出来,在水面悠游着,一种逃离危险后的幸福感更为浓郁。如此执著的水鸟,苏小沫觉出了味道,对它们穷追不舍,就在水鸟钻出水面悠游着的时候,刚放下来的心又悬了起来。只见一只水鸟突然一猛子扎进水里不见了,待另一只水鸟发现时,稍作寻找,忙不迭,划开一道长长的水痕,朝着不远处的荷丛追赶而去,一定是寻到了扎进水里的水鸟踪迹,不然也不会这样慌张,更不会这样急切。
    盯着水鸟消失的地方,苏小沫满脑子还存留它们亲亲叽叽的模样,想着那亲亲叽叽的水鸟,她又想到了鹿晗。想到鹿晗,苏小沫心底顿时酸酸楚楚起来,刚清亮的双眼不由得在瞬间又潮涌着模糊起来。拾起手机,随手给鹿晗写了条微信发过去:微风乍起,心却碎,要怪风?还是怪眼前摇曳的影?是责问,又是自语。消息发出去了,苏小沫就这样呆呆的望着手机屏幕,几乎不眨眼,好像一眨眼,鹿晗发来的消息就会不见了似的。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十分钟也过去了,鹿晗没有任何回应的消息,苏小沫知道不会再有回应,可她还是等着,似乎她这样坚持着鹿晗就会回应似的。好一会儿,汲了汲酸酸的鼻子,幽幽着她又写了一条:幽静的湖面,林荫掩映,风从远处跑过来,扯起层层涟漪。我想触摸,鱼儿轻吐的那串文字,更想触摸小虾的隐秘心事,却再也无法触摸你心底的那份暖,满眼的空白独自憔悴着我昨夜的梦。
        写完这条微信,苏小沫毫不犹豫点击了发送。瞧着已发送的信息,她的心底酸楚得更厉害了。手信由着往下划,一条,两条,十几条,一百条,两百条——全是她发给鹿晗的信息,却不见鹿晗回她的只字片语。翻着,瞧着,苏小沫像在读一封封情意绵绵的告白书,又像在捋着那根隐隐作痛的相思线,不知不觉,眼里的泪水又像断线的珠子,拉也拉不住的滴滴答答往下落,落得那样迅猛,那样不及掩耳之势。苏小沫不是爱哭的人,可自从接不到鹿晗的电话,收不到鹿晗的微信以后,她就常常独自落泪。不知是这些信息勾起她心底的那份期盼,还是幽伤,抑或是对鹿晗久久不回信息的一种不满,苏小沫悲伤中又急急写道:我已分不清流下的是泪还是雨,或是心被割伤后流淌的血,我一直走在回忆里,等待某个能与你相遇的瞬间,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也足已让我欣喜,可是花开了又败,败了又开,我到哪里才能寻得到你的影子?
        这条信息发出后,苏小沫的心似乎得到了平静,泪不再流,只是幽幽地,又将下巴搁到膝盖上,眼睛直棱棱的望着眼前的湖。从这寂静的湖面,在这影影绰绰的画境,罗苏小沫似乎听到了手机那一声“叮——”的信息到来时才特有的提醒声。
        在忙吗?能不能添加一下我的新号?后面跟着一个微笑的微信表情图。
        这是六年前,在苏小沫的微信里,鹿晗闯进来的第一句话。对于陌生的号码苏小沫一般是不会添加成好友的,这是她的习惯,也是她的原则,毫不犹豫,苏小沫把这信息删了。第二天又来了一条信息:有缘认识,加个朋友。苏小沫还是毫不犹豫删除了。隔天又来了,看了你的好友圈,都是些才子,想必你更有才,愿与才子为伍,后面依然跟着一个礼貌的微笑表情图。再次见到鹿晗的信息,苏小沫多看了一眼,虽说这搭讪有些老套而俗气,但如此夸奖,有哪个少女不怀春?但也仅仅是多看了一眼,苏小沫还是点击删除。她心里清楚,网络是一个虚拟的平台,有真有假,有真情故事在这里上演,也有不少骗局在这里发生。有人对现实中的爱情失去了信心,却在网络中找到了真爱;也有人全身心的投入到网络爱情,最后却弄得满身伤痕。就自己的情况,哪里可能在网络上找得到真爱,不可能。苏小沫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
        你吃过饭了吗?可别饿坏了。
        天有些凉,注意加件衣服。
        别玩的太晚,注意休息。
        坐累了就起来走走。
        ……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鹿晗就像眼前的这水鸟,穷追不舍,经常给苏小沫和风细雨的关怀,那一条条温暖的话语,如贵如油的春雨般不知不觉落进了苏小沫的心田,但苏小沫知道,鹿晗在引起自己的关注,让她能接受他为好友。就在鹿晗发出“明天有雨,出门记得带伞”这条消息后,苏小沫本想依然点击删除,不曾想,误点了接受。在鹿晗发过来的那朵玫瑰里,苏小沫才知道自己发生的错误。玫瑰刚发出,鹿晗又发来了第二条消息:多一个我,对你或许只是多了一缕光;而多一个你,对我却是内心缺失的填补。谢谢你能接受我!我叫鹿晗。苏小沫没回复,鹿晗又来了第三条:郁郁葱葱的岁月因为有了这一段尘缘而丰盈,就像此刻,你给我无尽的遐想。
        如此攻势,苏小沫真不知要如何回应才算恰到好处,她想把这个叫鹿晗的人拉入黑名单,可划下菜单又犹豫了起来。苏小沫想起之前的三段恋情,自己情感的投入,收获的却只有秋叶飘落,从第三段爱情画上似年流水的省略号后,苏小沫对今生收获爱情已没抱任何希望。她不想把鹿晗拉入黑名单,是有些恋上了他文字里的那丝温度。起初见到鹿晗发的消息,她心如止水,一键就给删除。在鹿晗的坚持不懈里,虽说还是删除,但她的心里有了丝丝暖意。三个月以后,虽说她还没点接受,但鹿晗的消息来得晚了点她竟会有种莫名的失落,就像一个熟识的朋友突然不见踪迹了似的,苦苦的盼、焦急的等,只有等到他的消息,她才会畅然的睡去。半年,整整六个月,鹿晗竟坚持不懈的发消息。如今,自己虽说是误点,可误点里,也有几分不可言说的心绪。
        算了,就由他自个儿吵吧!就这样,鹿晗总算留在了苏小沫的好友圈。每天早晨,在苏小沫差不多起床的时候,鹿晗都要给苏小沫发来天气预报,是阴是晴,提醒她加衣还是带伞。中午时分,鹿晗会发个笑话,说让她轻松轻松。晚饭又提醒苏小沫少吃辛辣食物,要她多吃暖胃的东西,还特意查了些养胃的食谱传给苏小沫。鹿晗的这种关怀,让苏小沫多了几分无措。尽管如此,苏小沫还是与他保持着距离,与他保持在那种远远地欣赏、远远地祝福的距离里。鹿晗似乎不知道苏小沫的心意,每天的关切照旧,除了定时传天气预报外,还乐此不彼的找着话题来逗她开心,变着法儿的关心她。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苏小沫那颗受伤而冰冷的心被鹿晗的键盘渐渐敲出暖意,她不断的告诫自己,网恋很大程度上来说恋的是文字,成功的机率却微乎其微,有如飞蛾扑火般的危险。告诫归告诫,在鹿晗一天天的关怀中,她对他的那份依恋总是难于控制。特别是那天他给她发了一张生活照,靠在一艘船头,迎着风,英俊高大中无不透着潇洒,潇洒的背后又难掩一份亲切。苏小沫看过后,欣喜之余却透着隐隐的担忧。当鹿晗向她讨要照片时,苏小沫以各种理由拒绝着,一拖就是半年。鹿晗笑了,说一般不给照片的人有两种可能性,不是丑得无法示人,就是漂亮得不敢让人看。苏小沫有些疑惑,问他为什么?鹿晗笑了,如果是丑,那是自卑,怕人瞧不起;如果太漂亮怕人一眼就会爱上你。我知道你是后面一种,怕我会爱上你,也才迟迟不给我照片。鹿晗说的没错,苏小沫就是贝雷帽下留有一蓬瀑布似的柔顺长发,高挑的身材配上较为文艺的服饰,整个人清新得谁见谁都会爱,要不是背上那块吓人的胎记,苏小沫可谓是个十全十美的大美人儿。隔了半晌,苏小沫才弱弱的告诉他,说我是丑得无法示人的人。
        别担心,再丑你都是我心中那朵最娇艳的玫瑰。鹿晗毫不犹豫的回复。
        你真不怕?
        不怕,再丑我都喜欢,难道这两年你还不了解我的心。
        稍作犹豫,苏小沫给他发了一张图片,告诉他是她身上的胎记,问他怕不怕?谁知他没作犹豫就告诉她,不怕,再大再恐怖的胎记只要是长在你的身上,我都喜欢。
        这可是六年前鹿晗说过的话,时至今日,苏小沫想起,心里还保持着当初听这话的感觉,鼻子酸楚得难受,心里却吃了巧克力似的。
        苏小沫汲了汲鼻子,抬眼望向前面的天空。火红的晚霞退去,天空又是一方湛蓝,湖面不管不顾的暗了下来。尽管如此,苏小沫还是不想动,就那样安静的坐在湖畔,她不知道自己是要守住这静谧的湖面,还是要守着这夜的黑?抑或要守住心里刚才的那一方甜?
        叽叽叽——
        湖面又传来了一串鸟叫声,声音还是那样尖细,但在这串尖细的鸟叫声里,苏小沫感受到了一份难掩的喜悦。
                                             2
        妹子,咋还坐这儿呢?走,跳舞去。阿妹笑盈盈的朝苏小沫走来。
        阿妹是这家客栈的女主人,苏小沫最喜欢听阿妹叫她妹子,亲切,温暖。那脆脆的爽朗的招呼声,就像色彩明丽的衣着一样和谐,可她的性格,又如同衣服的做工一样精巧、细致。瞧着她笑盈盈的样子,苏小沫的心底也荡漾起快乐。
        阿妹,你这衣服好漂亮,跟昨天那套一样漂亮。
        我绣的,漂亮吗?
        苏小沫听说过,撒尼女子自幼就必须要学习刺绣、挑花。刺绣、挑花的优劣,与她们未来的恋爱、婚姻有着密切关系。阿妹与阿黑的感情这么好,秘诀应该就是阿妹这精湛的刺绣手艺。
        很漂亮。
        走——
        说着,阿妹拉起苏小沫就往她房间里钻,给苏小沫也找了一套,上衣绣有花纹图案的浅蓝色上衣,宽松的袖子上用彩色丝绸布镶了两道宽花边。斜襟长略过膝,左襟边沿用黑色绒布镶上牛鼻子形纹宽边。背部披上一块以黑绒布作外壳的洁白羔羊皮,腰间还系上了花腰带。说起花腰带,苏小沫喜欢得不行,这花腰带那是撒尼女孩在谈情说爱、择偶配婚时,男性首先索取的信物,要是还能给得成鹿晗,就是再难她定要学上一学。再看看裤子,着一条黑色花边宽裆裤,脚也穿上了绣花鞋,活脱脱一个撒尼妹子。正当苏小沫左摆右看的时候,阿妹给她戴上了一个花布包头。这个花布包头以红、绿、蓝、紫、黄、青、白七种颜色的丝绸配制,外沿镶上卡士玛,也就是银制泡泡,阿妹将苏小沫的长发裹于包头中,包头两端各缀着一只“彩蝶”,右侧还垂吊着一串串珠和一绺黑发。那串珠垂至苏小沫胸前,她走上一步,串珠就会左摇右摆,无不洋溢着青春、妩媚,煞是好看。突然,苏小沫发现阿妹的包头上没有“彩蝶”,不仅她今天戴这顶没有,从自己住进来,就没发觉她戴过这样有“彩蝶”的包头。苏小沫想摘下来让阿妹也戴戴,想看看阿妹戴这种包头的样子该是怎样的婀娜。
        别解,现在我可不能再戴这样的包头了。
        为什么?苏小沫有些惊讶。这不是你自己的吗?
        这是我没结婚前戴的。
        结婚前戴的跟结婚后戴的还有区别?
        区别可大了。只有没结婚的少女才在包头的左右两边各插一块蝴蝶块,如果已经结婚的,就要摘下蝴蝶块,一块收藏,一块藏放在头顶,包头上的卡士玛和串珠也不能再戴。这样出门,小伙子一见“彩蝶”已飞,就不会贸然上前来试探求爱了。并且呀,像我们这种已婚的妇女,着装的颜色也要逐渐从浅色转为深色,表示成熟与庄重。你不是跟我说过你还没结婚吗?所以才给你穿上这一套。
        老天,这小小的一块包头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学问。
        那当然了。阿妹笑了笑,接着说,这包头不仅学问大,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
        是么?苏小沫更来劲了,讲讲,赶紧讲来听听。
        你瞧,这包头的图案是不是有些像彩虹的颜色?它可是仿天上的彩虹制作的,为的是纪念一对为忠贞的爱情投火殉情的恋人。这对恋人死后化作了七彩长虹,我们撒尼姑娘纷纷绣起了彩虹,并把它放在自己的包头上,象征着自己对爱情的追求和忠贞。阿妹讲着,眼里满是神圣。
        这包头不仅漂亮,传说故事也很美,你能教我绣吗?
        只要你喜欢。
        难吗?
        挑花比刺绣简单。我先教你单挑,等熟练了再学双面挑、素色挑、彩色挑。其实,不管哪样挑花,都是按布纹的经纬运针走线,图案多以几何纹或日月星辰、碧蓝的天空、旅游的彩云、雨后的青山、秀美的绿水、多姿多彩的花朵、斑斓的动植物变形纹,组成各种风格质朴的精美图案。阿妹继而告诉苏小沫,这么跟你说吧,凡是在生活中能看到的一切美的事物,我们都可以绣到服饰上。
        正当苏小沫惊讶之际,阿妹拉着她就要走,刚出门苏小沫才想起来要换掉头上的包头。阿妹有些不解,在普者黑,不管有没有心上人,只要没结婚,戴的就这款式。但在苏小沫的坚持下,阿妹重新给她找了另一顶跟自己一样的包头。苏小沫之所以不戴那顶包头是认为,自己的那两只“蝴蝶”已随着鹿晗飞走了。
        一路上,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从各个小巷三三两两走出来,有种赶集的热闹。阿妹告诉苏小沫这些人都是去跳舞的。她说,在我们普者黑,天一黑,弦子一响,每个人就会热血涌动,脚板发痒,像着魔的人突然饮下了兴奋剂一样。
        人人都来?
        当然不可能了,特别是这两年,经营起客栈,不可能把客人全丢家里吧?得有人照管。在以后的日子里,苏小沫才真正理解了阿妹今天告诉她的话。正喂着猪的邻家阿嫂听到弦子声,边喂猪边用锅铲敲猪槽,那节奏,跟弦子同一拍,不差分毫。有一次,这阿嫂想为住店的客人准备点包谷饭,刚拌着面弦子声就响了起来,她边拌面边扭动着身子,有些手舞足蹈,要是苏小沫不了解弦子舞的魔力,肯定会吓一跳,定会以为在搞什么迷信活动,因为她把簸箕里的面抛撒得满地皆是而全然不知。
        跟着阿妹进了舞池。说舞池那是苏小沫的习惯叫法,其实就是个露天小广场,四周翠竹掩映,广场中央早已燃起一堆篝火,随着弦子声,不少人在围着篝火舞动。苏小沫跟上几圈,随着弦子声的缓急,她已分清了哪种弦音是两步弦,哪种弦音是快三步,哪种弦音又是慢三步,但不管是哪种舞步,伴随着落地有声的脚步、前后颤动的屁股和那众人随着节拍自然发出的快活呐喊,真有一种让人心旌摇动的快乐,即便你不会舞的,也会本能地应音而舞。
        此时的苏小沫,踩着弦音,彻头彻尾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撒尼妹子。狂放时,即像翻江倒海,汹涌澎湃;又像暴风骤雨,电闪雷鸣;抑或像万马奔腾,风弛电掣。轻绵时,如鸟窃燕语,似娇妻轻吟,透出千般柔情蜜意,让她回肠荡气,神魂颠倒。
        苏小沫曾在电视里见过不少少数民族舞蹈,可像现在这种古朴狂放的音律,她还是第一次体验。踏着弦音,苏小沫找到了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她觉得一切是那样的自然和谐,没有忧愁烦恼,没有仇恨阴谋,尔虞我诈,更不管贫富悬殊,高低贵贱,也勿须去沽名钓誉,只一个劲地摇头踢腿,颤股耸肩,腾挪跳跃,前倾后仰,穿梭戏舞,如醉如痴,若疯若狂,全身无处不兴奋,无处不放松,无处不自由。
        舞着、跳着。恍惚中,苏小沫看到了鹿晗,也正灿烂着随列而舞。苏小沫更高兴了,跳得更欢更起劲。待弦音缓下来,四处张望着找不到鹿晗的身影,苏小沫才突然清醒,叹了口气,悄悄走出舞列,坐到竹林蓬脚。
        怎么啦?是不是累了?阿妹也跟着她出了舞列。
        嗯。苏小沫点了点头,想休息一下,你别管我,我坐这儿看你们跳。苏小沫真不想让自己的这份忧伤传染到阿妹。
        尽管苏小沫推辞,阿妹还是感觉到了苏小沫低落的情绪,默默坐一旁陪着她。听着粗野雄浑放荡的弦音,看着春潮涌动的姑娘小伙们,他们在欢跳中交流,在交流中沟通,在沟通中建立情感,编织友情,以致两心相碰蒙生爱情。有几对已迫不急待,手挽手退出舞列,来到花前月下倾诉爱慕之情,让清风作媒,明月作证……
        多浪漫的弦子舞,苏小沫的心底涌起春潮,要是鹿晗还在的话,将会把这逐渐老去的夜,带着她玩成一个个经典。想到鹿晗,苏小沫的情绪更是低落,不知原由的阿妹赶紧领着她回客栈。
        路上,阿妹到路对面的小店买东西,当她拿着两瓶绿茶和几朵荷花刚出店门,一辆车驶来,两根明晃晃的灯柱,刺得阿妹睁不开眼,只好先站在店门口。不曾想,苏小沫嘴里嚷嚷着什么,急匆匆冲了过来,吓得阿妹赶紧去拉她。还好驶来的车子速度不快,不然后果真不堪设想。
        妹子,你咋想着冲过来了?
        紧紧拉着苏小沫,阿妹还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在苏小沫结结巴巴的话里阿妹才知道,她以为她没看到有车,怕她横穿过路危险。苏小沫就这样不顾危险来保护自己,阿妹真的很感动,扭开绿茶,想让她压压惊,顺道还用老辈人给自己喊魂的方式,为苏小沫认真的喊了几遍。她知道刚才这一跑不仅吓到自己,应该也吓到了苏小沫。魂喊过了,等阿妹抬起头,却见苏小沫拿着绿茶和荷花在流泪。
        咋啦?阿妹有些慌了,不喜欢我再给你买。她不知道苏小沫喜欢喝什么,进到小店觉得绿茶还不错,便凭着自己的感觉买了。特别是那几朵荷花,阿妹觉得更能逗苏小沫开心。因为她住进客栈以来,经常坐在湖边看荷,一看就是好半天。在阿妹关切的问话里,苏小沫竟抱着阿妹,嘤嘤地哭了起来,弄得阿妹不知所措。
        妹子,要不要我陪陪你?回到客栈,阿妹还是有些不放心。
        苏小沫递给阿妹一个灿烂的笑,没事,你休息吧!
        拿着绿茶和那几朵荷花,苏小沫进屋了,可阿妹看着她的背影,眉宇间拧出一个深深的大疙瘩。
    夜深了,整个普者黑除了那片蛙鸣,就连狗也不再吠一声,苏小沫却辗转着难以入眠。悄悄地,她来到湖边,坐到了阿妹常撑的那条小舟上,一口一口的慢慢品着那瓶绿茶。
        清纯的天空里,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情意绵绵地照亮着幽静的湖水,在暗影幢幢的湖水里,竟也缥缈地浮动着它滚圆的影子。苏小沫伸出手臂轻轻划了一下,那滚圆的影子,竟拉长了,碎裂了,点点滴滴的,纷纷扬扬的,煞像是从湖底泛起了无数的星星。苏小沫不再拨弄,湖面上又飘荡着月亮滚圆的影子。突然,在那滚圆的影子里,苏小沫看到了鹿晗,他在朝着她微笑。苏小沫拢住手掌慌忙去舀,想仔细看看那张熟悉的两年未见的脸庞,可捧起来找了半天,除了一滴一滴往湖里掉的湖水,哪里能够找得到?
        苏小沫失望地抬起头,仰视着天空里那轮冰凉的月光,只见它依旧默默无言地俯瞰着底下的山峦,把那一座座黑黝黝的轮廓和坐在小舟上的她,勾勒得清清楚楚。
                                        3
        苏小沫起床下楼来的时候,太阳已三竿高,其他游客早已外出游玩,整个小院静悄悄的。除了坐在院子里绣花的阿妹,苏小沫真找不到其他人。
        肚子饿了吧?我给你拿吃的。
        放下手里的针线,阿妹匆匆朝厨房走去。阿妹的关心、热情,总弄得苏小沫不好意思,也赶紧尾随着阿妹来到厨房。见她已从锅里抬出一大碗莲子粥,用小碗盛出来让苏小沫吃。从住进来的第一天,阿妹就告诉苏小沫,长这么瘦,要多吃点莲子粥才能强身健体。说吃莲子粥补体,阿妹并未只煮莲子粥,她还经常做莲子煮鸡、荷叶煎蛋、炖藕、清汤鱼给苏小沫补身体。在苏小沫看来,做哪道菜都不简单,莲子、荷叶都是新鲜摘的,藕是现挖的,鱼是锅里烧着水了才开始去捕的,阿妹说这样做出来的菜才新鲜。阿妹还说苏小沫气色差,要多温补,乘着现在荷叶嫩,刚出新藕,鱼也是最肥的季节,多吃点绿色无污染的食品。
        阿妹总说苏小沫的气色不好,是呀,鹿晗就这样走了,苏小沫的气色能好得了。想到鹿晗,苏小沫的心里净是后悔,要是自己那天不嚷嚷着要喝冰镇绿茶,要是鹿晗不穿过马路,他也不会……苏小沫本来要亲自去买,可鹿晗不让,叫她等着。鹿晗过了马路,在小店里买到了她想喝的冰镇绿茶,向她挥着手,付了钱正想往回走,突然弯下了腰,苏小沫看到,那里有好多待售的玫瑰,她笑了。只要见到玫瑰,鹿晗都要给她买上一枝,这是他六年来一直保持的习惯。
        苏小沫就这样在马路对面等着。等着鹿晗,等着他给她的那枝玫瑰。鹿晗来了,拿着冰镇绿茶和玫瑰,脸上的笑容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朝气蓬勃、神采奕奕。
        嘎——
        一串刺耳的刹车声,苏小沫呆了,鹿晗飞在了空中,冰镇绿茶和玫瑰脱开了他的手,比他飞得更高。重重地,他摔在了马路上,冰镇绿茶和玫瑰也次第着散落在马路上。
        这件事虽说已过去了两年,可那场景就如在昨天刚发生一样,每一个细节都那样清楚。每每想起,苏小沫的心头扎上无数根针似的痛。伤心欲绝的苏小沫只想“寻一处小桥流水宁静故乡,让那些疲惫的梦可以安放,不去想那些世俗人来人往,就这样数着落叶来日方长”。
        阿妹总算弄明白,苏小沫不顾危险冲向她,那是一种存储心底固有的本能,结果自己还弄巧反拙,去了路对面的小店,还偏偏买了绿茶,这不是勾起她对鹿晗的思念吗?阿妹在自责的同时也阵阵酸楚着,对苏小沫呵护得更为周全。
        鹿晗临死前曾告诉过苏小沫,他正转让着手头的小画室,等事儿一办妥,就带上她寻一处静谧的田园风光,买块地,盖幢客栈,然后游游山、玩玩水,悠闲的时候可提笔找找灵感,陪着她一起享受美好时光。为了能实现这一梦想,鹿晗前前后后仔仔细细作了对比,挑了五个地方供苏小沫筛选,普者黑就是其中一个。那时,苏小沫只知道普者黑在云南,离省城昆明差不多三百公里的路程,坐车得走四五个小时。她会晕车,对普者黑也有些许排斥,鹿晗就带着她走了其他四个地方,但都不太中意。便劝苏小沫说,普者黑是个高原水乡,在离天最近的地方储着一汪碧水,那水清澈得“想捧水洗脸都不忍弄脏湖水,于是坐在湖边看水洗尘。”难道“你不想体验一下被汽车颠得腰酸背疼,臀硬腿僵,灰头土脸,唇干舌燥的时候,陡然跌进一汪清凉的碧水之中,那会是怎样的一种享受呢?”这些规劝的话,直到后来苏小沫才知道鹿晗是嫁接来的规劝。鹿晗还告诉苏小沫,说普者黑有浪漫的情人房和花房故事,难道就不想去探究一下?在鹿晗的劝说、宣传下,苏小沫动心了,积极筹备着来普者黑的行程,不曾想,还没启程,他却走了。
        鹿晗走后,苏小沫本想放下普者黑的行程,可听说普者黑通了高铁,方便、快捷,自己为什么不亲自看一眼鹿晗一直念念不忘的普者黑呢?难道普者黑真如他说的那样优美、静谧?揣着怀疑的态度,苏小沫来了,一踏进普者黑,她就爱上了这里。眼前的普者黑不仅像鹿晗说的那样安然、静谧,还给了她一份特别大的附加礼物,“水和荷都是大片大片的,说不上是荷中的一片水,还是水中的一片荷。向远处望,天倒是水与荷之外的空白。”特别是那天,苏小沫来到蒲草塘码头,看着那一船又一船的游客摩拳擦掌地从码头出发,在那战云密布的航道里,将亢奋与冲动统统交付于木桶和脸盆,苏小沫的童心被悄悄捡拾了起来。信步上船,也畅快的玩上一把。坐着小船刚驶离码头,兜头泼过来一桶凉水,跟她同一条船的立即反击,湖面上刹那间桨拍浪涌,杀声震天。激战中,对方一男子嫌泼水工具“火力”不足,干脆纵身跃入湖中,学浪里白条张顺,掀了苏小沫他们一个船底朝天。苏小沫会游泳,可她很少游,原因还是后背那块吓人的胎记。此时掉入湖中,苏小沫也就不再矜持,各种姿势都痛痛快快游上一遍,任清凉的涟漪尽情洗涤,郁闷、烦躁、忧伤,统统消失殆尽。游累了,坐上船头,静静欣赏普者黑这一方灵秀山水。苏小沫发现,被这激战撩拨开来的普者黑,像极了一个调皮的孩童。荷叶上,水珠随风滚动,把一滴摇碎成两滴,又把雨滴融合成一滴。
        来到普者黑的日子,苏小沫看荷、荡舟、游湖,早早晚晚就坐在湖畔,顶着低矮的云,沐浴着凉爽的风,等待着普者黑的日出日落;或是面对满湖的荷,闻着莲子那份淡淡的清香发发呆,她似乎找到了幸福的模样。
        这种幸福,蕴存着鹿晗的梦想。苏小沫知道鹿晗对普者黑的了解大都来自网络,从网络上看到的哪有自己亲眼看到的实在。要是他没走,定会像苏小沫一样,一见钟情。特别是他说过的情人房和花房的浪漫故事,原来都是真的。来普者黑的第二天苏小沫就去探访过。花房和情人房是普者黑撒尼人特有的风俗,建房时分男左女右。姑娘年满十六周岁,父母就为其在正房右侧的耳房二楼,盖一间阁楼,让其在里面谈情说爱,称之为花房。而年满二十周岁的男青年,在正房左侧的耳房建有情人房。男女青年谈恋爱时,成群集队的男青年到女子的花房前唱情歌,如果女子看重哪个男青年,她就放下楼梯,让其爬上花房。在未结婚前,男青年将热恋中的女青年带回家,那也只能带到情人房里,家里人是不会有任何的阻挠。一旦爱情成熟,男女双方只要征得父母同意就可以结婚,双方父母一般不会干涉儿女们的选择。有的人家女儿将男子带来后才知道女婿是谁,有的人家可以让女青年生了孩子再结婚。但不论男女,结婚后均不得再与他人乱爱。多么浪漫而忠贞的花房情,苏小沫不得不感叹。
        转了这么些天,苏小沫惊喜发现,普者黑不仅山美水美,孕育出各种浪漫的传奇故事,还是鸟的天堂。除了那种突然乍起的灰色水鸟外,还有苍鹭、池鹭、普通翠鸟、东方白鹳、白鹤、白鹭和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很多很多,有时是三五只,有时是七八只,有时多得像一片云。反证,在普者黑每多待一分钟,苏小沫的心里就多一分惊喜,在惊喜的同时,又会生出悔恨。普者黑这样美,考察的第一站为什么不来普者黑?要是第一站就到普者黑,鹿晗就会在这里买地盖客栈;留在了普者黑,也就不会发生车祸;不发生车祸鹿晗就会留在她身边。究其根源,苏小沫都认为是自己造成的。
        瞧着鸟们悠然的在湿地里,在草丛间,在湖畔,觅食、嬉戏;有时成群的鸟在普者黑上空翱翔,留给苏小沫的是蹁跹的身影,或是潇洒的英姿。那种悠然、闲适的生活就像这间客栈的主人——阿黑和阿妹。
        阿黑每天老早要出湖打猪草,顺道摘些莲蓬,只要拿到新鲜带露的莲蓬,阿妹就知道要给住店的客人备什么味儿的早餐。莲子糯米粥、莲子红豆薏米粥、银耳莲子汤,外加炖鸡米线、酸汤卷粉,她不知道阿妹是怎么做到的,一个人能在一大早就备上这么丰富的吃食。对苏小沫,阿妹还特意的关照,每天外加一碗银耳红枣莲子汤,说是能补气养血。
        住在客栈,苏小沫却没有丝毫住店的感觉。一日三餐过后,想吃什么瓜果,自个儿到厨房拿;到外面玩累了回来,厨房随时都能找到吃的;困了回房休息,或是躺在湖边茅草亭下听风、看湖,或是坐在湖畔数云、发呆。
        阿黑的勤劳,总会让苏小沫点赞。为了让阿妹能保证好客人的一日三餐,阿黑在打完猪草以后,又得匆匆进湖或是下地备足一天的食材,然后才扛着船桨上工划船。阿妹就在家招呼客人。闲暇,抬出“满篮兜”坐在院子的柿子树下绣花。阿黑下工回来,不用他动手,阿妹会早早给他备上几个菜和一盅酒,用她的话说,自制的包谷酒能解乏。每天他们就重复着这种“男耕女织”的古朴而恬静的生活。
        瞧着眼前的这一切,苏小沫真的醉了,她不仅醉在普者黑的景色里,还醉在了阿妹和阿黑这份恬静的生活中。心里揣着这份陶醉,苏小沫突然蹦出一个念想,要为鹿晗实现他未完成的梦想——开客栈。
        听着苏小沫要为实现鹿晗的遗愿开客栈,阿妹甚是高兴,手里的绣花针飞得更快,说要为苏小沫的客栈提早备些东西。阿妹的绣活苏小沫是见识过的,衣服、围腰、桌布、床围,都有阿妹的手迹。阿妹都准备上了,苏小沫当然得加快脚步,按照鹿晗当年的设想、规划,她一天天沿湖考察着。可走遍了湖边的所有人家,经营着的没有哪家想转让;还没盖房子的院子,或是那些老房子,也没有谁家目前想出售。寨子中间倒有一两家想卖,可苏小沫又不中意。
        难道真不能完成鹿晗的遗愿?难道自己那个疲惫的梦不能在这样的美景里安放?久久地坐在湖边,任露珠打着发梢,苏小沫也毫无知觉。只顾拿着手机,不断的写,又不断的删。此时的她真不知该跟鹿晗说点什么,才能减轻自己内心的负疚。从决定开客栈的那一刻她就告诉鹿晗,普者黑就是她心儿的归属,要在普者黑寻一片未历沧桑的土壤,让他们的爱能够继续生长。这算是自己减轻内心负疚的一种承诺。不曾想,刚起步,自己这个承诺就被当成了一句空话。仰望着这方皎洁的月光,心却不由自主的和寂寞挂上了钩,也许在今后的时光里,自己将要如此寂寞下去。听着一两声蛙鸣,望着影影绰绰的湖面,苏小沫的心中升起阵阵感伤。
        妹子,别难过了,我和阿黑商量过,想把这间客栈兑给你。
        阿妹的声音缥缈着进了苏小沫的耳廓,亦真亦幻。要不是抬头看到笑吟吟的阿妹,定以为自己在做梦。苏小沫有些惊愕,为什么?
        我们家在村子中央还有两间老房子和一大片园子,老人和孩子都住老房子里。以前想着时机成熟再去那边盖间客栈,就着也把自己的家居房建好,不用这样两边跑。现在,你想找湖边的房子,我们也可放心的交给你。
        话听起来是为阿妹一家着想,但苏小沫明白,他们是想帮她达成梦想,特别是知道鹿晗的事情以后,那种心情更为急切。可苏小沫真不能夺人所爱,客栈这么好的位置,生意又这么好。听着苏小沫的好意推辞,阿妹急了,你不要我们就兑给其他人。
        如此准确的杀手锏,苏小沫能不从?瞧着眼前这个皮肤黝黑却心底善良的女人,苏小沫拥抱着她,嘤嘤的哭了起来。等苏小沫哭够了,阿妹就挨着她,两人静静的坐在湖畔,守着静静的湖面。
        叽叽叽——
        那串熟悉的,似受惊、又似欢悦的尖细叫声刺破寂静的湖面,沉沉的夜似乎也被这串叫声划开,湖面响起一阵阵骚动。
        阿妹,这是什么鸟?
        水鹕鸬。阿妹说,你别看这水鹕鸬颜色灰灰的,对爱情可忠贞了。只要其中一只水鹕鸬死掉,另一只就会在荷塘里孤老终身。我们这里的姑娘们都喜欢这种水鹕鸬,常常把它们绣在自己的嫁妆上,像被子的面子、枕套、蚊帐上边四周的围布。木箱子、木柜子绣不上去就用漆喷。她们都希望自己的婚姻像这水鹕鸬一样忠贞、专一。
        听着这土土的名字里竟然蕴藏着这样浪漫的爱情故事。苏小沫爱上了水鹕鸬,从她接手客栈以来,常常喜欢坐在这湖畔,看着平静的湖面突然乍起一只水鹕鸬,她会耐心的等着,等着另一只追赶而来的水鹕鸬,弄醒她眼前的这一片湖。

  • 上一条:普者黑散章
    下一条:流淌在记忆中的池塘
  • 相关信息:
  • 暂时没有相关信息

    资讯排行

    最新资讯

    旅游指南

    文苑集萃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为原创,如需要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来源。微信二维码,请使用手机微信扫描并添加关注
    中国普者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www.zgpzh.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