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普者黑 >> 民族风情 - 历史文化 - 智取丘北城

智取丘北城

  • 栏目:历史文化   时间:2017/10/28 20:02:01   来源:《丘北党史》    点击:   作者:

  • 1949年3月,丘北大部分地区获得解放,人民武装空前壮大,仅何配贤领导的游击队就从30多人发展到了300多人。3月下旬,由何配贤、马应民领导的这支游击武装部队主要在天星、笼陶等地活动。

    游击队转移到距丘北县城约13公里的茶花寨时,罗兆丰从上寨送来国民党军四八一团已离开丘北城,城内仅有城防队长马崇明率领的武装30余人的情报。何配贤、马应民决定解放丘北县城。他们派周家华、邓庆率领10余名战士,趁丘北街天混入城内作内应,其余人员由何配贤、马应民率领,天黑后包围县城。30日,邓庆等6人按计划混入县城,但除邓庆外,其余5人因暴露身份撤出城内。邓庆与我党地下人员黄自强悄悄找到钱荣先家,与王瑞琨碰头,王瑞琨介绍了城里的情况。得知敌县长正召开紧急会议,他们怕引火烧身,想找游击队谈判的重要情报。听到此消息,邓庆决定智取丘北县城。他告诉王瑞琨想办法利用他与敌城防大队长马崇明的关系,相机试探敌情,掌握事态,弄到敌人“口令”。

    果不出所料,马崇明应王瑞琨邀请来到王家,马崇明愁容满面,王瑞琨故意问:“出什么事了”,马说:“共产党已经混进城来,不得不戒严。县政府决定叫我去找他们的人谈判,不知怎样去找”。王瑞琨说:“听说他们住在大营盘,你们去,人家肯定误会,只有通过认识他们的老百姓去找才行,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去试试”。马听到有路子,很高兴地说:“那就有劳瑞琨兄辛苦一趟,大家都在为这事烦恼。现在天快黑了,时间紧,你快去吧”。王瑞琨顺口说:“你们戒城那么严,我能随便进出吗?”马说:“有口令就行啊”,于是马迫不及待地把“口令”告诉了王瑞琨。

    弄到口令后,王瑞琨高兴地见到了邓庆和钱荣先,三人商量后,决定由钱荣先翻墙外出送口令给周家华。如果商谈不成,就合兵强攻。王瑞琨带邓庆找到马崇明谈判,马崇明首先提出的条件是把城里的游击队员撤出去,外面的部队不要攻城,他们愿意拿出一部分军饷。邓庆立即义正辞严告诫马崇明,我们不要军粮、不要军饷,我们要进城来和老百姓见见面,因为丘北城的老百姓没有见过共产党的军队。马崇明说:“要是我们不让你们进来怎么办”,邓庆说:“现在我们不是进来了吗?”“你们进来多少人,住在什么地方?”邓庆说:“不多,只有200多人”。马又问:“你们是什么部队?”邓庆说:“无可奉告”。马又继续问:“要是打起来,黄团回头救援丘北,你们怎么办?”邓庆说:“我们攻丘北是虚,要打黄团才是实。现在我告诉你,我们有两个团配置在长冲一线,就等着黄团钻口袋,有一个团在密纳接应。再告诉你一点,你们城防大队也有差不多三分之一是我们的人,只要枪一响,他们就会调转枪口”。马说:“这么说来,我们无路可走了!”稍沉默片刻,邓庆说:“路有三条,就看你们走哪一条,第一条是你把我杀掉,表示你们坚决反共反人民,为国民党卖命。我们有一个营已经包围了下寨,假如我死了,你们就会有几十人来为我抵命,包括彭县长家老小。第二条,你们把四边城门打开,欢迎我们进城,你们宣布起义,这是光明大道。第三条是中间路线,你们不抵抗,撤出县城,我们部队进城与老百姓见见面,然后我们撤出城,你们又回来,请你考虑一下,究竟走哪一条好”。马想了一下说:“要走也只能走第三条了,但怕以后省政府来追究,我们担当不起!”邓庆说:“这很简单,你我双方都向高处放枪,天不亮,老百姓不会惊动,以后就说共产党的势力大,抵不住暂时撤退,这不就行了”。马说:“那只有走第三条路了,但我不能决定,我带你们去见彭县长,由他决定”。

    三人来到县衙门门口,马崇明让邓庆先进去,王瑞琨怕邓庆进去吃亏,两次拉他的衣角,示意叫他不要先进去。邓庆暗地把王瑞琨的手磕开,对王瑞琨说:“王先生,请你先回去交待我们的人,如果半个小时不见我回来,就请他们按原计划行动,不要等我。”马听了很惊惶地说:“半个钟头不行,说不定彭县长还有好多话要和你谈呢。”最后由半个小时加到两个小时。

    邓庆和马崇明走进彭县长卧室,见面介绍后,马把方才和邓庆谈判的结果向彭县长作了汇报,邓庆也作了些插话,彭想了想表示同意。彭县长问邓庆:“听说你们队伍进城都要抄几家的财产,可有此事”。邓庆答复“有,但我们抄的是一贯为非作歹,老百姓恨之入骨之人,不是凡有钱的人都清算”。彭说:“要是让你们进城,你们一家都不清算,我答应给你们300两大烟作军费”。邓庆说:“大烟我们不要,至于清不清算,我不能决定,得汇报领导才行”。最后彭县长和马瑞坤确定走第三条路,拂晓前城防队撤出西门和北门,以打枪为信号,然后游击队才开枪,并从东、南门进城,以免误会。

    谈完后,彭宴请了邓庆,吃完饭后,马崇明带邓庆到大队部休息。到了大队部,邓庆对马说:“现在我得回去了,不然我们的人见不到我,乱动起来就麻烦了”。邓庆快速回到钱荣先家,把谈判情况对钱荣先和王瑞琨作了详细通报,并决定由钱荣先再次翻墙去向部队首长汇报。王瑞琨到大队部去监视城防大队的动向。邓庆去找马队长要城门钥匙。

    狡猾的马大队长怕邓庆拿到钥匙先把城门打开放游击队入城,他们跑不出城,便把邓庆和王瑞琨硬缠在烟床上,直到黎明,他才说:“拿钥匙的人在南门城门洞等你俩,一喊就会有人出来开城门”。邓庆即刻告辞,到达南城门时大喊开城门,果然有人来开城门了。

    这时,游击队已集结南门外,做好攻城准备。邓庆对周家华说再等一等对方的信号。天开始亮起来,攻城部队约等了10多分钟,还听不到敌人的信号枪响。邓庆担心有诈,首先朝天开枪发信号,片刻,敌人的枪声也在北门响起,部队于是从南门进城。

    邓庆带着侦察分队去清算地霸反革命田禾;何配贤、马应民指挥大部队占领县政府、城防大队等要地。待秩序稳定后,邓庆派人到各街道鸣锣,通知县城所有人员到县政府门前召开大会。至此,丘北县城胜利解放,丘北人民奔走相告会聚在县城中学操场隆重召开全县党政军民庆祝大会,宣布中共丘北县委、县人民民主政府、滇东南护乡十一团正式成立。岳世华代表中共滇东南工委和滇东南指挥部宣布丘北县党政军领导人员名单,马应民任中国共产党丘北县委员会书记。从此,丘北县党组织由弥泸地区党组织领导划归滇东南工委领导。参加庆祝大会的有各族群众2000余人,各族群众耍狮子、踩高跷、扭秧歌、放鞭炮、敲锣打鼓、载歌载舞欢庆人民政权的诞生。

  • 上一条:永远记住腻脚剿匪的那次战斗
    下一条:已经没有了
  • 相关信息:
  • 暂时没有相关信息

    资讯排行

    最新资讯

    旅游指南

    文苑集萃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为原创,如需要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来源。微信二维码,请使用手机微信扫描并添加关注
    中国普者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www.zgpzh.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