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普者黑 >> 时政专栏 - 民族团结 - 为残疾人撑起一片希望的蓝天

为残疾人撑起一片希望的蓝天

  • 栏目:民族团结   时间:2017/10/19 9:26:55   来源:    点击:   作者:文 心

  • 在丘北,只要提起彩云印刷厂厂长郭树莲,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说跟她接触,很难把她与商界女强人这样一个身份联系在一起,她无私的精神、开朗的个性、阳光的心态、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有一种见到邻家大姐的亲切感。

    郭树莲从小生活在丘北平寨竹箐的深山里,因家庭困难而过早辍学回家,可生活在山坳里的她,却总能不断地仰望星空,经常利用闲暇积极参与村里乃至乡上的各种文艺活动,练就了一幅活泼、开朗、胆大的性格。结婚后因识得两颗字又当上了赤脚医生,经常背着药箱走村窜户。想着当年在家的辛苦,看看前眼农人们的艰辛,她觉得自己的幸福是他们给予的,因此,郭树莲对工作更是认真负责,不管是白天还是夜半,只要有病人她都会出诊。后因超生现象屡禁不止,在狠抓计划生育工作之际,她毅然把赤脚医生的职务让给了一个更为专业的后生。有人说她憨,可她说分药打针她行,做手术她不放心自己。辞职后的郭树莲专心经营着土地,哪料,在一次意外中,刚三岁的儿子也随过早夭折的闺女而去,伤心欲决的她被丈夫接进了县城。

    闲不住的郭树莲经多方辗转,最后在县印刷厂当了一名临时工。厂里除了生产、排版属固定专人专职外,其他事儿都是大家有啥做啥,在别人你推我让的时候,郭树莲却埋头苦干,有人偷偷问她,你憨呀,又不是做你家的。郭树莲笑笑,在做完杂活后,又虚心向师傅们请教生产线上的操作,还有排版、晒版等技术活儿,就连那种又脏又累的机械维修她也抢着做。当时她根本没想太多,只是不想让自己有太多的闲暇而与。

    在她的一儿一女相继出世的当口,印刷厂却宣告破产,望着工作了多个日日夜夜的印刷厂,郭树莲有些不舍,可不舍归不舍,她还是得收拾自己的东西回家。临出门时,不远处传来轻轻的抽泣,她好奇地寻声而去,只见那个刚进厂不久的小哑巴蹲在墙脚,满脸的悲伤与无助,询问后才知道在厂里的收入是他家的唯一经济来源,如今要失去印刷厂的活儿,他不知道将来如何养活已年迈的父母。回到家中的郭树莲,耳旁始终萦绕着小哑巴揪心的抽泣,那一夜,她彻底失眠了。

    第二天,她把承办印刷厂的想法跟丈夫一说,遭到丈夫的极力反对,就一个入不溥出的破厂,男人们都无法支撑,你一个女人有什么能耐让它起死回生?丈夫的话让郭树莲犹豫了,自己进厂也才三四年,对各种工种的操作熟悉,可真正要让自己独立去全盘操作,完成这个厂的扭亏为盈,心里还真是没底。可几天来,小哑巴那揪心的抽泣总也挥之不去,当年作为赤脚医生的她走村窜寨时见过不少百姓疾苦,可怎么说那是农村,再怎么穷他们有土地,能种出一两棵玉米,不像生活在城里的小哑巴,没土地,如果再没有一个相对固定的经济来源,他家的生活该怎么办?在生产线上刚熟练的他又能到哪里找到合适的工作?几天来郭树莲都被小哑巴的问题所困扰。她看种小哑巴这种虽残却能自食其力的精神,可自己真的没有办厂经验,再说自己家的经济状况也没有办厂的条件。郭树莲想着为小哑巴介绍一个工作,可奔走了几天都因他是个哑巴而未果。回想这几天的奔走,想着那一个个活跃在不同岗位上的女人们,再想想小哑巴,郭树莲毅然决然地接手了印刷厂。

    为了能办好这个印刷厂,郭树莲把原来的老设备淘汰,贷款购置了新设备,并在老厂长的介绍下,到省上学习了半个月。回来后,招回原来厂里熟练的职工们,轰轰烈开起了张。

    郭树莲一改往日的管理模式,工人工资实行计件发放。刚开张,客户不多,吃惯了“大锅饭”的职工们哪里受得了她的这一改革,你约我,我煽动你,纷纷辞工而去,偌大的一个厂,只剩下了她和小哑巴。贷款全投了进去,抽身已不可能,仅她和小哑巴也不可能完成整个厂的工作,郭树莲就面向社会招工,招来几个,可上班才个把月,便又辞工而去。郭树莲思来想去,要改变这一局面,只能先拓展客户源,有了源头之水,干枯的小河才能丰腴,在丰腴的小河里也才能养得住鱼。

    为此,郭树莲白天四处找客户,晚上加班加点完成找来的活儿,为了能整活这个印刷厂,郭树莲顾不了孩子,更不能为丈夫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整天奔波于客户与印刷厂之间。还好,“生米已煮成熟饭”,丈夫对她有再多的不理解但也只得支持了。每每晚上,都会带上孩子一同到厂里跟着她加班。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在郭树莲夫妻俩加班至深夜回家时,他们傻眼了——屋里被小偷偷得一干二净,晾挂在院里的衣服也一件不剩,屋里屋外就如搬家一般,仅剩搬不动的砖瓦墙壁。郭树莲哭了,挨杀的小偷,这寒冬腊月的,你好歹给我们留套换洗的衣服呀!如果能这样想那就不喊小偷了。丈夫愤愤道。

    接二连三的打击并未压垮郭树莲,她依然坚守着印刷厂,以厂为家,勤奋努力、刻苦钻研,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与诚信的服务态度,留住了原有的客源,并新增了客户,印刷量渐次增加。为了工作的需要,厂里又新进了五六个职工,都是小哑巴介绍来的,他们跟小哑巴一样,不是聋就是哑。看着他们一双双渴求的眼神,就目前的业务虽要不了那么多人,可郭树莲不忍拒绝。一时的冲动,待冷静下来才觉察出问题的严重性,以前小哑巴来厂里郭树莲已记不清是谁把他教会做工的,郭树莲与他交流一般是指指划划,还好小哑巴聪明,在不短的相处中他能领悟到郭树莲没有丝毫标准可言的手势。现在,又得面对这些“无声”的人,她该如何应对?朋友听说她这一举动,有的玩笑她是个对“无声”世界着了魔的女人;有的玩笑她的印刷厂是个收容所。

    朋友们再如何打击、玩笑,可郭树莲是个不喜欢走回头路的人,她说,“无声”就“无声”,只要勤快、肯吃苦就行。对于厂里的每一个工种,郭树莲首先要教会小哑巴,再由小哑巴教他们。郭树莲本想着请位手语老师来教教大家,可一打听,昂贵的费用她实在无力支付,便只得与职工之间相互慢慢适应了。

    有熟人给郭树莲指路,说她的职工都是些残疾人,可以到民政局把这个厂更为福利厂。郭树莲打听得知,自己的条件还达不到。又有人劝她,不给办就辞去那些残疾人,招些健全、专业的人进厂,那样你也好管理。郭树莲笑笑,非旦没那样做,反而又接收了一个下肢有问题的残疾人,将他送到省上学习,专职负责排版、晒版等技术活儿。

    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印刷厂渐渐走上了正轨,以前的小哑巴如今已是三岁孩子的父亲,那些后进厂的残疾人也相继组建了家庭,以前就已成家的,如今在郭树莲的带领下,已不再受无工作零收入的困扰。

    话语间,踌躇满志的郭树莲流露出难于掩饰的忧虑。她说,以前带着他们是闯过来了,可现在是高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我们只能与时俱进,不断改革,不断创新,不断提高职工们的业务能力,才不会被社会所淘汰。但对于这些没有任何文化水平的残疾人而言,想让他们如正常人一般迅速提高、不断适应,那是何等之困难。就如前年,业务量就像突然间蒸发了一般,郭树莲没想着辞退职工,而是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及时协调他们到县桐油厂上班,以确保他们的生计。

    在郭树莲的多方努力下,印刷厂又起死回生,业务量不断提高,可商海沉浮,谁能保证不再出危机?为确保职工们能万无一失,郭树莲几次交涉才取得了柚油厂经理的同意,让职工们每周在印刷厂与桐油厂之间轮流倒班。双份的收入,让这些残疾人的脸上挂满了得到保障后的灿烂。

    现如今,不用郭树莲操心,只要把定单留在工作台,那节奏强烈的“哐当”声就会如鼓点一般按时完成操作。郭树莲说,以后的路不管如何困难,只要有她在的一天,她一定尽自己所能带领大家奔小康!

  • 上一条:一个人的升旗仪式
    下一条:喜迎十九大 党费暖人心——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到平寨乡慰问贫困老党员
  • 相关信息:
  • 暂时没有相关信息

    资讯排行

    最新资讯

    旅游指南

    文苑集萃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为原创,如需要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来源。微信二维码,请使用手机微信扫描并添加关注
    中国普者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www.zgpzh.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