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普者黑 >> 文苑集萃 - 文学作品 - 普者黑,一个忘记时光流逝的地方

普者黑,一个忘记时光流逝的地方

  • 栏目:文学作品   时间:2017/9/26 23:49:58   来源:    点击:   作者:肖正康

  • 周末,女儿没回来,我与妻子一大早就驱车来到了仙人洞,在贲古家园吃了碗早点,便心满意足的在仙人洞乱转。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些新鲜的客栈名:倮倮、彝家、仙人居、野牛部落……说实在话,我作为丘北本地人,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揣着一颗闲暇的心,如游客一般,用审美的眼神、欣赏的心态游仙人洞的,偶尔来一次也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仙人洞的变化让我吃惊,进寨子的村口不知何时早已建起一道石筑的寨门,在寨门旁边一块比人头高的大石头上标着几个明显的红色大字:全国文明村——仙人洞。在我的印象里,仙人洞只是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的纯朴撒尼人村落,如今已成长为一个全国知晓的文明村了,我的面颊在发烫。

    继续深入,拆除重建的客栈、农家乐已氤氲满整个村庄,每个客栈、农家乐的外观都是清一色的红墙,都是一户一设计,一室一装修,各不相同,却能各领风骚,唯一不变的就是现代的规划中充满着浓烈的撒尼元素。显示着撒尼女人巧手妙工的刺绣不仅丰富着他们的着装,还延伸到桌布,悬梁、立柱上的荷包,房间里的床铺和每一个装饰物。不仅如此,就连鱼网、鱼兜、小舟、桨、锄头、镰刀、竹篮、猪槽、犁、耙生活中的每一样用具都成了装饰客栈、农家乐的极好素材,每一物件的放置,都是那样的恰到好处,这些磨损老化后闲置角角落落的农具、家什,能否想到自己还有被重新启用展播的大好前程?如果不看到仙人洞里这一户户人家的布置,我会代它们回答,否。在我浅陋的认知里,农家乐只是新兴的旅游休闲形式,是农民向城市现代人提供的一种简单、甚至简陋的一种回归自然从而获得身心放松、愉悦精神的休闲旅游方式。不曾想,通过他们的智慧,竟能布置出这等高雅、自然、纯朴的景致,住在这样的环境里,不用看窗外的美丽景色,就可完全舒缓疲惫的精神、劳累的心情,最主要的还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这是我在喳喳呀客栈的深刻体验。

    喳喳呀客栈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的建筑,有两层楼房,在进门右侧的正中房里留有一个堂屋,堂屋里有供桌,供桌上供奉的物件以及堂屋正梁上的燕子窝无不透露出农家人特有的信息,堂屋两侧是客房,客房不用现代的电子锁,都是我儿时老家用的那种门扣锁,老式的门扣、老式的锁,无不勾动儿时的情怀。在房屋正中的院心里,铺满古老的石磨,每一道棱都能讲述着当年主人磨面磨浆的场景,每一个槽都能细数着当年流出的玉米面和谷浆的数量,每一扇石磨都有一个来历,每一个来历都蕴含一个精彩的故事,坐在院心里的石磨扇上,看着棱棱仄仄的线条,闭目静心就能聆听出一种柔软的聚会私语。

    坐在喳喳呀二楼的露台上,喝着主人泡上来的茶,目数从眼前划过的小舟,舟上的人却羡慕湖岸边闲暇的我们,他们欣赏沿途的湖光山色、细数湖中游过的小鱼,我们却能饱览景色之余,收潋到每一位游客欣喜的神情,每每此刻,我都庆幸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丘北人,心中也会莫名的升起丝丝自豪神情。

    对面的山不高,却把棱棱角角、枝枝丫丫都清楚地倒映在水中,让清澈的水在瞬间氤氲出满眼的翠绿。几朵云匆匆从远处奔来,不小心就掉进了湖里,没有响声,也没激起浪花,看样子更没被吓到,反倒惬意着同湖里的小鱼小虾一同畅游,这时我有些恍惚,真不知是小鱼小虾在天上游,还是云在水底飘,借着那倒映的山体和湛蓝得纯净的天空,我更恍惚,似乎不是水倒映了它们,而是它们倒映了我。

    一口茶咽下,我的恍惚又着着实实清楚了起来,清清楚楚意识到普者黑的山是绿的,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它们倒映着这满湖的湖水,这满湖的湖水也倒映着它们,这是一种相互的关系,更是一个相容的画面。

    云走后,小鱼小虾也没了影,活动的画面静止了下来,似乎刚才的所见是一种幻觉,因为在通透的湖水里装着满满的湛蓝,那种蓝,蓝得纯,蓝得净,蓝得你不忍呼吸,生怕自己粗重的呼吸会扰乱了这一刻的宁静。坐在一侧的妻子跟我一样,也是静静地,就这样坐着。她从坐上这露台就没动过相机,好像相机在这画面里倒成了一种庸俗而多余的附属物。我们就这样坐着,静静地,享受着饱含荷香的空气,享受着饱含果香的风,享受着这节律散漫的生活。

    一只小舟慢慢划来,从小舟上满载的猪草,不难判断出它的属性,是一只生活用船。本地的彝族人珍爱自然,大自然当然也就给了他们丰厚的回馈,在这清澈的湖底,水草摇曳,是取之不尽的养猪养鸡的好饲料。他们就这样凭着一方奇异的山水,打鱼、捞虾、采莲、踏藕,养家糊口,繁衍生息,那生活的节奏如这平静的湖水一样缓慢,但却透亮、欢快,不然大三弦不会弹得那么响、弦子舞也不会那样轻快,口琴更不会吹得那样圆润。

    看着小舟渐渐走出我的视线,我倒羡慕起小舟上的人来。我多想,让妻子在家生火,我出湖打猪草;妻子生火做饭,我带着孩子打鱼;我撒网,妻子撑船;我犁地,妻子撒种;我耙田,妻子插秧;我坐在廊檐下吸烟筒,妻子坐在一旁绣花;我弹三弦,妻子跳弦子……过着最朴素的生活,拥有最遥远的梦想,把每一份快乐,就同眼前这如链的湖水一样,把山、湖、洞串在一起,这湖水串出普者黑的美景,用这样的小舟,串出我们一家的幸福生活。

    中午饭是在贲古家园吃的,离喳喳呀也就五六分钟的路程,图个近。其实,在仙人洞,随便走进一农家乐,都能吃到一系列地道的腊三线、红豆米、紫洋芋、菜豆腐、荷叶煎鸡蛋等,但那些我都不喜欢,妻子点了她喜欢的菜后,我点了碗清汤鱼,在这里不吃清汤鱼那叫个可惜,因为这鱼都是从湖里现打捞,并用大锅小火炖出来的,味儿特鲜。

    饭后,我们沿着湖随心一通走,湖的两侧开满红的白的荷花,蜜蜂和蜻蜓在花丛间圈圈点点,踩着风的旋律,把荷花的款款柔情、婀娜圣洁轻轻推到我们跟前。我知道,每一朵荷就是一首诗,每一首诗都在尽情抒写着荷的灿烂心情,我此刻的心情跟这朵朵荷花一样,都在盛放。怀揣盛放得涟漪起伏的心情,我的脚步是轻快的,在轻快的步伐里,每走一段,都能看到一个垂钓者,细看他们旁边的鱼笼,大多都是空的,但他们每一个人都垂钓得那么认真,似乎在下一秒就能钓到自己满意的成绩。

    从花山石桥往下,沿河一路走,垂钓的人陡增了起来,在一排长长的绿荫下,一个年过七旬的长者,他旁边没有鱼笼,哪怕一个盆或是一只桶也没有,我们有些奇怪,钓鱼的人哪有不备装鱼的工具?何况他前面摆了七八根鱼竿。怀着满心的好奇,我与妻子坐下,与他一起守候这些鱼竿,老人也不见外,默然允许。妻子前面的一枝竿在动,她以为鱼儿上了勾,便猛然提起,这才发现,这鱼竿根本就没挂鱼钩。看着我们满脸的疑惑,老人笑了,都没鱼钩。没鱼钩怎么钓鱼?妻子又生出和我一样的疑问。我没钓鱼。老人的回答让我们吃惊,不钓鱼干嘛摆这么多的鱼竿?与老人的闲聊,我们才了解到,老人从十年前退休就开始了垂钓,风雨无阻,每天早上起床就来,直到夕阳西下才收竿回家,但至今鱼竿上都没挂一根鱼钩。他说下雨的时候,垂钓满湖的雨丝;起雾的时候,垂钓满湖的烟波;阴雨天就垂钓一湖的宁静;原野上绿波荡漾的时候,垂钓一种无比开阔的心胸;像今天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他在垂钓一份如这湖水般清澈的心情。此刻我们才明白,这奇怪的老人钓风、钓雨、也钓云,但更多的是在这美丽的风景里垂钓他的岁月。

    时间尚早,我与妻子对望一眼,就不约而同坐进这条长长的荫凉里,与老人一起垂钓,他垂钓如湖般清澈的心情,我与妻子该垂钓什么?

    抬眼望去,满眼都是绿色,水光山色,回清倒影,令人无不心旷神怡。晴朗的天空下,云朵像棉花糖一样,厚厚的,一层一层叠了起来,给人一种悠闲、自在的感觉,特别是将双脚浸泡到水里,草儿抚弄双脚,痒痒的、舒舒的。不太宽的河面上,偶尔浮出几只水葫芦,可在轻轻的微风里,它们又瞬间钻入水里,再一看时,早已到了那头。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兴奋着,找鱼找虾,找花找草,渐渐地,那种兴奋消失,我们便发起呆来,就那样,呆呆地,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找,什么也不望,没有烦恼,没有喜悦,就这样呆呆地坐着,似乎自己融入了风里、融入了阳光里、融入了微波粼粼的湖面,灵魂净化飞升,一切进入一种空灵中,让人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时空在一瞬间消失了。

    不知不觉,太阳已西下,我与妻子才突然醒悟,我们待得太久,但我不后悔,我与妻子计划着,只要有时间,我们就来普者黑,就这样走一走,看一看,坐一坐,远离喧嚣,忘记烦恼,让自己生活的轨道装上一份难得的清凉。

  • 上一条:寒风中的女孩 (外一首)
    下一条:人其实高不过一棵庄稼

  • 资讯排行

    最新资讯

    旅游指南

    文苑集萃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为原创,如需要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来源。微信二维码,请使用手机微信扫描并添加关注
    中国普者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 www.zgpzh.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